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5次元吹过的风

这里并非2D,也不是3D——在世界的夹层还有一个2.5D属于我的世界

 
 
 

日志

 
 

那个夏天,那片海——AIR前传同人  

2007-10-20 14:51:47|  分类: 动漫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孩子在做梦

最初是天空的梦

梦渐渐地追溯着过去

就是那个梦在侵蚀着女孩

渐渐地,她会开始感到本不该有的痛楚

不久,女孩将会忘记一切

甚至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会忘掉

然后在做完最后一场梦的早晨

女孩会死去

那孩子会病倒

因为两个人的心靠近的话,两人都会病倒

两人都无法得救

所以那个女孩说了

 

“离开我……”

 

她是个善良并且坚强的孩子

也正因此我才能活下来

但是,那个孩子却……

 

“妈妈,怎么了?脸色那么悲伤。”这个名叫国崎往人的孩子看着他的母亲——永岛由子

由子温柔地看着她的孩子,抚摩着他的脸颊,“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一个悲伤的梦吗?”

由子抬头仰望着一望无际的蓝天,“是啊,一个悲伤的梦。不过,梦并不是全部是悲伤的。”

 

 

时间追溯到十多年前

小镇

 

永岛由子提着行李,从车上缓缓走下,风轻拂着她长长的绣发

“好热啊。”

虽说靠近海,但海风吹不走艳阳带给这个小镇的炎热。况且手中看大大的行李箱怎么看也不是这个妙龄少女能轻易挪动的分量。

“要帮忙吗?”一个略显成熟的声音从由子的背后传来。

“不必了。”少女微笑着说。

“你是一个人在旅行吗?”

“是的,为了寻找那个天空中的女孩,一直一个人在旅行。”

“你可真会说笑。”

“是啊,我也这么想。”由子手托住自己的下颚,笑得更灿烂了。“我叫永岛由子,是一个人偶师,从现在到夏日祭会一直待在这个小镇。”由子从滕出拿行李的一只手。

“我叫远野立也,是这个车站的站长,请多指教。”

“说到帮忙的话,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小镇最热闹的地方在哪里?”

 

“武田商店……恩,应该就是这里了。”

在路上的拉面店随便点了碗拉面套餐充饥后,由子顺着刚才那个站长的指示来到了据说是这个小镇的中心地带——武田商店。

从地理位置看的话,这里确实算得上是小镇的中心,下坡的坡道直连着堤坝,堤坝的那头是一片无垠的大海。大海在夕阳的映衬下返出金黄的颜色,宛如秋天丰收的麦田。

往四周望去,到处都有嬉戏追逐的小孩子。

“好,就选在这里吧。”

由子从大大的行李箱里取出一块幕布,然后又取出三个人偶和一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弹拨乐器。最后把箱子放置在一个贩卖“粘稠果汁”的自动贩卖机前,把刚才取出的幕布罩在箱子上。“卡农儿童剧场”现在可以清晰的看出幕布的内容了。随后由子把三个可爱的人偶放在幕布上,拿起乐器,做好一切准备后等待着观众的到来。

“啊,那个是什么?”一个长得像塞巴斯疆的奔跑孩子突然停下了脚步。

“好痛啊。”后面追逐他的一个男孩撞在了他的后背上。“你脑残啊,白石。突然停下来干什么。”

白石疑惑的看着不远出武田商店的门口,“你看,那是什么?”

不一会儿,镇上的许多孩子都聚集在武田商店的门口。

“哇,好厉害。”

在孩子们的叫好声中,“卡农儿童剧场”上演着一出王子救公主的童话故事。舞台上的三个人偶完全没有任何线或什么操纵,而是像有生命般的自己活动。而由子在后面弹奏着音乐。

永岛由子用的是一种一种法术的东西操纵着人偶,据她母亲说,她们一族从很早的时候起就天生具有法术,而自从她母亲去世后,她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术师。到处旅行,一边以人偶表演卖艺为生,一边寻找着那个天空女孩的下落。——因为这是她们一族的使命。

“那个天空中的女孩是否真的存在呢?”由子边弹琴边小声嘟囔起来。

此时舞台上的人偶表演也上演到了关键的部分。

“王子小心!”一位看着激动的小女孩不禁叫出声来。

舞台上的王子一拳把魔王手中的武器打飞了出去。

然后是孩子们的欢呼声。

“吵死了!”

一个浑厚的中年大妈的声音打破了刚才的欢呼声。

“哇,是武田大妈来了。”

“不愧是武田信玄的后代,像老虎一样凶。”说话的是一个叫白石的孩子,看得出他是这个镇上孩子的领袖。

“1、2、3,武田老虎。”随即孩子们成鸟兽状散开。

 

“那个,我在这里表演妨碍你了吗?真是不好意思。”由子放下手中的乐器向武田大妈深深鞠了一躬。这时她才发现大妈的背后依偎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双手拉着大妈的群摆。从年龄看不像大妈的女儿,也不像孙女。女孩金色的头发与肩平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张开翅膀的天使。

“刚才的……人偶表演……真的很精彩啊……好想再看一次。”

“姐姐到夏日祭为止会一直住在这个小镇,要看我表演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无论什么时候,由子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

“今天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扰了。”刚准备转身离开,一个小手拉住了由子。

“看来凉美这个孩子真的很喜欢你啊。”大妈说到,“看样子你是今天新来小镇的吧?应该还没找到过夜的地方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凉美那么喜欢你不如就在我家过一夜吧。”

“这怎么敢再次打扰……”

“再不快点太阳就要下山了。”这句好到是切中的由子的要害,就算是法术再怎么高强,作为一个女生在外过夜也是很危险的。

“那……打扰了。我叫永岛由子,是一个旅行中的人偶师.请多指教。”

“啊喏……我叫川上凉美。”凉美害羞的说完后便跑开了。

 

 

母亲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由子手拿筷子双手合十,然后将筷子和碗整齐的放在桌上。

“我去仓库盘货了,这里和凉美就交给你了。”武田大妈拉开门准备离开。

“有什么我需要我帮忙的吗?”永岛由子起身问到。

“不需要。”说完便合上门离开了。

“不要介意,那个……大妈其实人很好的。”比起刚认识的时候,凉美对由子说话时显得自然多了。

由子还以一个由子式的标准微笑。

“那个……人偶表演……”凉美把手半掩在嘴唇前说

突然一个人偶从由子的口袋里跳出,不同于刚才王子与公主的装扮,这次是一个头戴红帽子长着白色翅膀的可爱人偶和一个黄色的不知是什么外星生物的人偶。

“长翅膀的这个叫往人,另一个叫波太君。”

突然往人向凉美伸出了手。

“哇,自己动了。”

凉美先是吓得往后一退然后四肢趴在地上凝视着往人。

“这个是障眼法?”

往人伸出的右手上下摆动。

“往人在和你打招呼呢?凉美。”

凉美小心翼翼地把手伸了过去,“哇,和我握手了。”顿时凉美异常兴奋起来。

PIA~往人突然飞了出去,原来是波太君的一个飞踢。

“看来波太君吃醋了,他也要和凉美做朋友。”由子不愧是一个出色的人偶师,她的表演无论何时都充满着快乐,如同她的招牌微笑一样让人过目难忘。要不是居无定所的话,相信追求她的人一定很多。

“这个大魔王叫麻支准,这个公主叫AYU……”由子一个个向凉美介绍自己的人偶,凉美边听边“恩~恩”地点头,像是要一口气全部记住他们的名字。

“这个王子叫……”

“王子叫什么名字?”凉美抢先问到。

“王子叫佑一君。”

“诶~U17?好想让人吐嘈的名字?”凉美撅着樱桃小嘴说。而同时佑一也像没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倒在地上。

“这可不行啊,你们要好好相处哦!”面对由子的微笑相信没人敢说不的。

 

当武田大妈从仓库回来的时候,映入她眼帘的是这样一副光景。

凉美躺在由子的膝枕上,嘴角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凉美很久没那么开心过了。”武田大妈如是说。

“是啊,这孩子好像很喜欢人偶表演。”由子无论何时说话总是面带让人心旷神怡的微笑。

“她上一次看人偶表演还是很久前的夏日祭,和她的母亲……”说到“母亲”这个词时,武田大妈欲言又止,眼角流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神情。即使与大妈才认识不到半天的由子也能读出,那是一种名叫忧伤的神情。

“妈~妈~”躺在由子怀中的凉美抽搐了一下,原本幸福的脸上泛出一道泪痕。

“母亲?”由子温柔地抚摩着凉美金黄色的绣发,疑惑的表情浮现在眉间,同时又像是不想让人发现一样,用一个微笑掩盖了过去。

“其实……”武田大妈依然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这个孩子……是一个孤儿。”

“孤儿?”由子再也无法掩饰迷惑的神情。

“这个孩子由于特殊的体质,在6岁的时候被父母遗弃,最终我收留了她。凉美与她母亲最后的美好的回忆就是一起在夏日祭上看人偶表演……”说到这里,武田大妈哽咽了一下。

“那现在她母亲呢?”

“不知道,据说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每年也只不过寄来微薄的生活费。”大妈把视线从凉美和由子身上移开,像是在回避着什么,“那孩子由于身世和内向的性格,在这个小镇上一直没有很好的朋友,说实话,我也很久没有看到过她那么开心过了。”大妈走到凉美身前,为她盖上被子,“那孩子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哪怕只是一个夏天,给她留下幸福的回忆。”

言毕,一刻晶莹的泪滴溅落在凉美的可爱的侧脸。

“能够照顾这孩子是在下的荣幸。”永岛由子的双眸里有种母亲搬的温柔。

“那个……大妈其实人很好的。”由子此刻终于理解了此话的含义。

由子把凉美从膝枕上平放到塌塌米上,为她整理了一下被褥。

“妈~妈~”凉美的笑容甜得让人有一种想保护的冲动。

 

 

女孩子在做梦

最初是天空的梦

梦渐渐地追溯着过去

 

“自己是第几次做这样奇怪的梦了呢?”

当川上凉美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由子正整理好东西准备离开。

“是要去工作吗?”凉美揉了揉眼睛。

“是啊,这可是我谋生的工具。”由子指了指放满表演道具的行李箱。

“由子……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来帮忙吗?至少,至少我对这个小镇还是很熟悉的。”

由子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哪怕只是一个夏天,给她留下幸福的回忆。”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叫我由子,恩”由子想了片刻,“叫我由子姐好了。”由子微笑着说。

“啊喏,由子……姐。”

“恩,凉美,从今天开始就请多指教了。”

由子等待凉美洗淑完毕吃完早餐后,两人便离开了武田商店。顺带说一下,虽然今天吃的是荷包蛋,却一点也没有蝉的味道。

两人今天的目的地的神社,据凉美说,在夏日祭前的这段日子里,去神社参拜的人是很多的。对于靠人偶表演卖艺的由子来说,或许那里是最好的地方了。

 

“由子姐,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天空的梦,”和由子并排前行的凉美抬头仰望着天空。

“天空的梦?”

“恩。”凉美快步走到前面,张开双臂,在夏日阳光的照射下,让人有一种天使张开翅膀的错觉。“不过,在那个梦里,和现在不同,我是飞翔在云的上空。”那个武田大妈所说的性格内向的凉美,现在已经能够很自然的与由子交流了。

“天空的梦?!莫非,你就是……”由子脸上浮现出凉美从没见过的神情。

“你要坚强起来啊,凉美。”由子的内心自言自语到。

“怎么了?由子姐。”凉美疑惑地问到。

“没什么。”由子又恢复了往日微笑的表情。就算是一个出色的艺人,这脸色变化的也太快了吧。“我只是在想,或许我一路旅行所寻找的,是天空中的另一个你。”

“你要坚强起来啊,凉美。”

 

在神社那边的表演很成功,表演结束后那个名叫“往人”的人偶拿着帽子在观众中穿梭,不一会儿帽子里塞满了钱。

当她们整理好东西准备离开时,她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哭泣的小女孩,貌似是和母亲一起来参拜神社中走散的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啊?”由子上前问到。

“六岁。”蓝发的小女孩边哭边回答到。

“哎~问你名字又不是年龄。”

女孩哭的更厉害了,或许是被凉美吓到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波太君出现了,波太君的表演使小女孩止住了哭泣,在表演的最后,波太君在空中一个翻腾然后变为一条黄色的丝带。丝带从空中缓缓飘落到女孩手中。

“圣,可找到你了。”从远处跑来的貌似是这个名叫圣的小女孩的母亲。“我家圣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当然没有。”由子旁边的凉美貌似想说有的,被由子抢先了。不过凉美撅起小嘴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那个……”小女孩看着手中的黄色丝带。

“就当是姐姐送给你的礼物吧,这可是有魔法的丝带哦,总有一天你会用到这魔法的。”

女孩的母亲道谢后便带女孩离开了。

看着在夕阳中离开的母女两,由子不禁抚摩着凉美金色的绣发。

“由子姐,今天我很开心。”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哪怕只是一个夏天,给她留下幸福的回忆。”

“你要坚强起来啊,凉美。”

 

女孩子在做梦

最初是天空的梦

梦渐渐地追溯着过去

就是那个梦在侵蚀着女孩

渐渐地,她会开始感到本不该有的痛楚

不久,女孩将会忘记一切

甚至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会忘掉

 

“由子姐,昨晚我又做梦了。这次并不是一个悲伤的梦,我感觉有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三个人紧挨在一起,是一个愉快的梦。”

“是吗?那就好。”

“由子姐是不是到夏日祭后就要离开这个小镇啊?”从凉美的表情来看,她是很不希望这个“姐姐”离开的。

“是啊,因为一直在同一个地方表演是赚不到钱的,不过……”

“不过?”

“不过我已经找到那个飞翔在天空中的女孩了,所以,在夏日祭之前让我们一起制造更多幸福的回忆把。”

“恩。”两人相视一笑。

“夏日祭吗?我的终点……”

突然凉美感到背后一股痛楚,与其说是背后,不如说是——翅膀。

 

 

夏天还在继续

两人的回忆还在继续

凉美的梦也在继续

那个关于天空的梦

 

女孩子在做梦

最初是天空的梦

梦渐渐地追溯着过去

就是那个梦在侵蚀着女孩

渐渐地,她会开始感到本不该有的痛楚

不久,女孩将会忘记一切

甚至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会忘掉

然后在做完最后一场梦的早晨

女孩会死去

那孩子会病倒

因为两个人的心靠近的话,两人都会病倒

两人都无法得救

 

 

雨夜

“看来这孩子每天陪着我也相当的累啊。”

由子照顾凉美入睡后一个人漫步在夏日小镇的月光下。月光下的小镇与白天截然不同。少了份喧闹,多了份恬静。海风吹拂着由子的长发。

“由子。”由子寻声望去,是她在这个小镇认识的第一个人,车站的站长远野立也。

两人来到了车站前,坐在车站供等车有休息的长凳上。

“由子那么晚了一个人散步,是有什么心事吗?”

由子犹豫了一下,确切的说是在想怎么回答。

“记得之前我说过在寻找天空中的少女吗?”

“恩。”立也点了点头。

“我找到她了,但是……”由子深邃的眼眸里反射着月光,“我却不能带给她幸福。”由子抬头仰望着皎洁的明月,“明明她是那么的喜欢我,需要我,我却……我却什么也做不到。”

泪水在月光在映衬在是如此晶莹,在这个寂静的没有任何声音的夜色下的小镇,留下的只有泪滴拍打地面的声音。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个女孩有你为她担心她一定很幸福吧,夏天还很长呢?在此之前尽量去创造幸福的回忆吧。”

由子拭去脸上的泪痕,“谢谢你,立也,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一定会让那个女孩幸福的。”

 

回到了武田商店的由子,依偎在凉美的身边,幸福的睡着了,幸福得好像自己也是个孩子。

次日清晨,夏日的阳光叫醒了熟睡中的由子,而面对她的,是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的凉美。

“小姐……你是谁?武田大妈,这位小姐是谁啊?为什么会住在我们家?”

凉美的话语击破了由子最后的心理防线,“我是由子姐啊,你最喜欢的永岛由子。你记得吗?这个人偶叫往人,这个叫波太,这个坏心的大魔王叫麻支准。我是你的由子姐啊,凉美。”

由子抱住了凉美,或许由子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凉美,我是由子姐啊,凉美。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刚决定了要给你幸福,夏日还很长呢,凉美。让我们一起用幸福的回忆填满整个夏日。”

“由子姐……为什么,这个名字感到很熟悉,为什么……我又感到很悲伤,很孤独……”

这天,外面下雨了。

拥抱着的两人化做一道金色的光芒,之后的事情由子已经不记得了。只依稀听见喊着“由子姐~由子姐~”的凉美的哭泣声。

 

当由子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照顾她的武田大妈的身影,以及——趴在他身前睡着的凉美。

“刚才在外面看到屋内一道亮光就赶了进来,进来时就看到了你倒在地上的身影以及凉美不断呼喊着你的名字。那孩子在你床前哭泣了很久,现在一定累坏了睡着了。”

法术高强的由子知道,一定是自己的法术唤回了凉美的记忆,不过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第二次了。就算自己法术再高强,再来一次的结果绝对是——死。

“没有时间了,一定要留给那个孩子幸福的回忆。”

 

“由子姐,你醒了,没事吧?由子姐。”凉美担心的问到。

“没事,由子姐真没用,只是生病了而已。”由子极力掩盖自己已经很虚弱的事实,“我还要带凉美一起去参观夏日祭呢。”由子将手吃力的伸向枕边凉美的侧脸,“凉美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吗?夏天还很长,让我们一起去完成吧。”

“想去……海边。”

那一夜,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

 

 

“想去……海边。”

“如果能完成那孩子的心愿就好了。”由子很明白,是自己的法力支撑着凉美的记忆不被消逝,支撑着凉美的生命。“凉美也一定很痛苦吧,无论心理还是生理上。”她知道凉美是个坚强的孩子,不会说出自己的痛楚,但这些天来凉美的变化由子也是看在心里。

由子时常在半夜被凉美的噩梦吵醒,凉美一边说着梦话一边抽搐着,蜷缩着的身体变得更加娇小。每当这个时候,由子总是会上前抱住她,尽管她知道这样做自己的身体会更加虚弱。

“妈……妈……”

“没关系,妈妈在这呢,噩梦会过去的。”

“好痛……翅膀好痛。”

 

一起看海,对于一天比一天虚弱的两人来说,或许是一种奢望。虽然武田大妈极力阻止,但某天,两人还是手牵着手往海边进发。

要留下两人最后美好的回忆。

这是武田大妈怎么也拒绝不了的理由。

 

“由子姐身体不要紧吧?陪我去海边。”凉美亲切地问到,这些天来,或许她已经把这个暂住小镇的客人早已当作自己的姐姐了也说不定。

“没关系,凉美,我早就好多了。”

尽管身体还是很虚弱,但为了不让凉美担心,由子还是竭力掩盖这一事实。由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来来抹消凉美的担心,因为她知道凉美的身体也好不到哪去——晚上被天空的梦所困扰,白天却要掩饰身体日渐衰弱的事实。甚至不是由子的法力,凉美已经把由子这个存在给忘掉。是应该说凉美坚强呢还是过于内向?由子有的时候反而希望凉美能够大哭一场,把内心的痛苦全都倾泻而出。而凉美现在这样强作牵强,反倒是让由子担心的话说不出口。

 

在旁人眼中这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情同手足的姐妹呢还是相依为命的母女呢?

不管怎么样,两人还是一同向海边进发了——尽管两人都是这么的虚弱。

“天空的梦还在继续吗?”

“不过不全是悲伤的梦,我已经好多了,由子姐。”这种善意的谎言,两人还要说多久呢?

凉美用右手向由子摆出一个“V”字,“凉美是个坚强的孩子。”

未等凉美把右手放下,凉美突然浑身乏力瘫倒在地上。

“凉美~~~~~~~~~~~~~~”

伴随由子歇斯底里的嘶吼的是海边的海燕。

海,就在离她们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从这个下坡的坡道可以清晰地看见海边堤坝上拿着个旅行戴躺着的奇怪少年和海滩上手拉着手的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

海,离她们如此之近,却又是如此之远。

她们要用多久才能走到那片海呢?或许她们永远也走不到。

“凉美~~~~~~~~~”由子的嘶吼还在继续。

“没关系……我只是有点痛……翅膀……痛。”

“为什么?为什么要顾作坚强呢?明明……明明那么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不把你的痛苦告诉我,让我为你去分担去承受呢?”由子抱住倒在地上的凉美,她已经不顾凉美此时看到的她是一个怎么的她了,任凭眼泪不住的流,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她的脑海中只有让凉美幸福这一个念头。

“因为……因为~坚强~孩子,由子~担心。”凉美的声音已经小的让人很难分辨,不过由子还是领会了她的中心意思。

“白痴啊,再坚强的孩子也是孩子啊。开心的时候就笑,难过的时候就哭,淘气的时候就在父母怀里撒娇。这不是一个正常孩子改做的吗?凉美。你没有必要一个人坚强。因为……因为我们是……”

“我们是……?”凉美还是用微弱的力气说出了这三个字。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凉美。一家人不是应该在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互相关心的吗?所以,凉美,再也不要去独自一个人去承担什么了,因为……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夏日祭

已经不知道两人是怎么回到武田商店的了,武田大妈也无力再去多说什么了。

“离开我。”谁也没想到,醒来的凉美对由子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海的吗?不是说好不再一个人承担的吗?为什么?为什么?”

凉美把食指竖着放在由子嘴前,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让由子姐离开啊。”凉美笑了,不是勉强挤出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微笑。“我不再独自一个人承担了,所以由美姐也不要一个人承担了。其实我是知道的如果在待在我的身旁的话,我们都会死的吧。”

“死”字从一个孩子口中轻易说出,想必这个孩子拥有同龄热门所不具备的坚强。

凉美的微笑更加灿烂了,“我和由子姐是一家人吧?一家人不是应该在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互相关心的吗?所以,也请由子姐不要再一个人承担了。”

“所以,请……离开我,由子姐。”刚才还是微笑的脸颊,顿时泪流满面。

刚才的笑和现在的泪都是少女最真实的内心写照,在少女的脸上笑颜与泪滴交织在了一起,下一个瞬间,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她们曾经数次这样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她们都知道,这或许就是她们最后一次拥抱,所以比平时抱的更紧,时间更长,直到她们的泪水已经湿透了彼此的衣衫。

 

拿起行囊,破风而行。

永岛由子不断跟路上认识的人告别。那边那个曾经送过她黄色丝带的小女孩叫圣吧,那个长得很像塞巴斯疆的脑残少年叫白石吧,那个……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了啊,如今要离开真是有点舍不得。但或许离开并不是逃避,而是新的开始。离开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真的决定要离开了吗?那我就发车了。”说话的是车站的站长远野立也。

“恩,已经决定了,她是个坚强的孩子,已经不需要我了。”

“是吗?”

“而且,已经留下了足够多的快乐的回忆了,在这个小镇,这个夏天。”

“那个天空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吧。”

“相信她会带着这份幸福的回忆一个人活下去的。”说完由子从箱子中拿出一本画册,“这是一本关于天空女孩事情的画册,给你留做纪念。”

这个名叫原野立也的男人手下了这本画册,“我会好好珍藏的。”

 

汽车不知开了多久,车窗外的景色从白天变成日幕,由子就目送着落日缓缓降入海平面。

海面上只看的到月光的倒影已经点点繁星。突然间,不知是什么东西照亮了海面。

是烟火。一束两束烟火飞向空中,最后在空中绽放。烟火虽然绽放的很短暂,但是很绚丽。

“今天,难道是夏日祭,夏日祭一定也有人偶的表演吧。那个孩子一定也会去看吧。到头来或许还是她一个人在坚强。”

在烟火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颗流行从海面上划过。

 

尾声

弹奏着乐器,舞台上演奏着王子救公主的人偶剧,而在一旁的是我的而已——国崎往人。

“往人现在在想什么?有没有想让看的人欢笑,不这样的话是不能操纵人偶的。不能只想着让人偶动起来,要想着为什么要让人偶动起来,这样人偶就会动了。”

“做的不错。”在我的指导下,往人的人偶动了起来。

 

那孩子说想去海边

但我却没能带她去

往人,这回你一定要救她

在这个人偶里聚集着未能实现的愿望

我的母亲,祖母等在身体衰弱前都把自己的力量封印在这个人偶里

为了有一天有人能够实现这个愿望

所以,我也变成愿望中的一个

如何使用这个人偶是你的自由

就算忘记天空中的女孩也没有关系

但是往人,在某个小镇上,你一定会和那个女孩相遇

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就这个女孩的话

就把心放在这个人偶上吧

因为我会和你在一起

 

AIR同人前传,《那个夏天,那片海》完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